额,丸子同学

biging~

期待很久的下雪天

好像长丑了呢⚡☁


只能做仿炒者😟😧😦😮😯😶

你如可口的冰激凌一样,入口即化💆🏻👅

美妙的苏州之路


『这是一个关于大象的故事』

这天,我在公车上买票,看到售票员是头大白象。他看去脾气甚好,一路卖票,挤到了人,都细声道歉,还伸出长鼻子,扶起七歪八倒的乘客。


“对不起啊对不起啊……”


然而到我面前,看看我,他便皱起了眉;耳朵扇着,鼻子出气,简直不想卖票给我的样子。收完钱递过票后,大白象转身走掉前,对我粗声大气来了声:


“就你白!”


我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。


我回家后,跟爸爸打电话,说起这回事。听筒里,爸爸吁气抽烟,我听得见他大脑咔嗒咔嗒点搜索历史纪录的声音。最后,爸爸问:


“那是头大白象吗?亚洲象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那就是了。”


爸爸的话语,把我牵回根本记不清的过去。爸爸说,那时候啊,我还幼小得很,会以嘲笑人或动物、寻找优越感为乐。爸爸说,那个周末,他给我买了新毛衣、蛋筒和气球,然后带我去动物园。爸爸说我当时,隔栏杆看着一头白象,边吃蛋筒边拊掌大笑,说:


“看这大象的牙齿,黄黄的!他一定不听妈妈的话,经常不刷牙!”


爸爸在电话里说:


“大象们从来不忘记。你说的话,他一定记得了……不过呢,别看大象们记仇,他们的脾气,其实都不错。”


翌日,我又去坐了那班公车。大白象售票员瞥了我一眼,又把脑袋别过去,好像我是饲养员收拾饲料桶时,桶底翻出的半个烂苹果。


我挤过去,迎着大白象售票员说:


“真是对不起。我小时候,不知道象牙色会偏黄一点更好看。你的牙齿呀,其实一直都挺好看的。”


然后我就看见,大象脸红了。因为他皮肤如此之白,所以红起脸来,像把番茄汁滴进水里似的明显。他的鼻子吭哧吭哧出了几口气,耳朵呼啦呼啦扇了两下风。


最后,他哼哼唧唧、支支吾吾、吞吞吐吐地对我说:


“那个,其实吧,你那天的气球、蛋筒和毛衣的颜色,也很搭配很好看的来……”

(这是一个抄袭的故事😊……)
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六一不放假呢😭😭


总有天

我们也要长大

不是吗……

再……见……

哆啦A梦😊


啊哈,可爱,可亲的关系